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原创小说 >> 内容

九寨沟传奇(节选 下)

作者:赵家明  刊发时间:2017-5-19  阅读:


赠礼物爱意缱绻  寻宝镜情深似海(下)
 
    这时微风轻轻拂过,吹散了缭绕在火山口的烟雾,达戈眼前的景象立刻变得清晰起来,紧接着烟雾涌动,他的视线渐渐被遮住,只能看到一片火红的光亮。达戈心中涌起一股巨大的危机感,他感觉自己如猎物一般被盯上了。
    一个漆黑的洞口出现在峭壁上,洞中两点血红熠熠生辉,在轰隆隆大响声中,无数巨大的石块自洞中掉进火山深处,一个庞然大物从洞中探了出来。恶魔歇么化身一条巨蟒拦住达戈。
    达戈惊骇过后迅速冷静下来,紧握腰刀严阵以待,开始念动怀让教他的咒语,于是空中传来阵阵魔法元素般的波动。化身为巨蟒的歇么在火山口露出一大截身躯后,便不再动弹,只是冷冷闪着幽光盯着达戈。
    达戈异常沉着冷静,从腰里掏出怀让给的瓶子,把里面的雄黄泼洒出去,洒向巨蟒。而此时,他念动的咒语卷起身边的什物,只见大片寒光闪闪的风刃向前袭去。雄黄自空中飘洒而下,落在巨蟒身上,巨蟒身躯一阵颤抖,慢慢向后退去。
    达戈精神大振,装满雄黄的布袋和大片的风刃再次向前袭去,巨蟒寒光闪烁的彩鳞上粘满了雄黄,刺鼻的雄黄味充斥在火山口,不久之后巨蟒萎缩在地,一动不动。
    达戈不敢轻易上前,在远处仔细打量一番,看着萎缩在火山口的巨蟒后,心道:“想不到这条臭蛇这么狡猾,故意示弱引我上当。”
    达戈从身上取下强弓硬弩,向巨蟒发射,并再次念起咒语。 一支支雕翎箭如飞蝗一般向巨蟒射去,但令人吃惊的是精钢打造的箭头触到巨蟒的鳞片后,仅仅擦出一串火星,便滑落在地。 魔咒所放出的巨大风刃砍在巨蟒身上,仅仅让它颤动,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怎么办呢?达戈果断地决定,停止其他部位的攻击,将所有攻击都集中在它的双眼。下了决心,便开始行动。他念动咒语施展神功,一支支箭再次向巨蟒血红色的双眼袭去,但巨蛇像是嘲笑众人似的闭上了双眼,将箭雨阻挡在外。
    巨大的蟒头又昂了起来,一改原来萎顿之色,巨蟒吓人的信子嗖嗖嗖吞吐不定,锋利的毒牙发着慑人心魄的寒光,一双血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达戈。它张开巨口,喷出一大片火焰,腾腾烈焰向达戈席卷而去。
    达戈将魔法屏蔽打开一角,而后将一大片光幕向巨蟒洒去。淡蓝色的光幕化作层层水浪,眨眼间熄灭了巨蟒身旁的烈焰,同时将巨蟒浇得湿淋淋的,火山口冒起腾腾白雾。魔法箭如电光一般飞射而出,在空中留下一阵阵波动,空中的魔法元素不规则振荡起来。
    巨蟒似乎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将狰狞的蟒头向旁闪去。魔法箭在巨蟒的嘴上擦出一溜火星,而后箭头突然爆裂开来,将巨蟒嘴巴左侧的鳞甲炸飞了一大片,剩下的几支魔法箭射中这个部位后,顿时将巨蟒的嘴巴炸得一片血肉模糊,露出森森白齿。
    巨蟒被激怒了,庞大的蟒身一下子立了起来,森森白齿外血红的信子吞吐不定。同时隐藏在山洞中的蟒躯不断向外游移,火山口如地动山摇一般晃动起来。
    达戈吃了一惊,心想看来只能用最后一招。他从背后的包裹中取出一个古朴的长盒,打开盒子后拿出一把泛着黝黑光泽的长弓——后羿弓!
    据说这是当年九寨仙幻大陆的那把神弓。后羿弓曾经易主无数,万年前它的最后一个主人便是达戈的父亲。当年达戈父亲依靠此弓一日之内连续射杀三个围攻他的绝世魔头,从而一战成名。
    这时,突然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大响,无数巨大的山石从火山口滚落而下,巨蟒冲天而起,蟒躯全部暴露在空中。巨蟒尾端着地,百丈蟒身直立在空中,威势吓人,仿若要化龙而去。
    达戈随手取过一支雕翎箭搭在了弓弦上,用尽全身力气将后羿弓拉开一点。黝黑的后羿弓开始泛出淡淡的金光,金光如薄雾一般向弓弦上的雕翎箭涌去。凡铁化金,一支普通的雕翎箭通体变成了金黄色的金光箭,最后化作一道金光离弦而去。风雷阵阵,天地失色,金光似撕破了虚空,眨眼间到了巨蟒眼前。
    巨蟒惊恐无比,似乎发现金光箭上蕴藏的巨大能量,它快速向地面落去,庞大的蟒躯堪堪躲过那道令天地失色的金芒,巨蟒整条蟒身盘在火山口不住颤抖。
    金光箭与巨蟒擦身而过,令众人无比失落,然而眨眼间风雷再响,本已消失的金光箭从远处呼啸而回,耀眼的金芒令天上的太阳都黯然失色,金光箭瞬间刺进了巨蟒体内。
    巨蟒伏在地上,再也不能动弹。达戈大喝一声:“还我宝镜,饶你不死!”巨蟒立时恢复歇么的本来面目,化作一缕轻烟飞去,地面上银光闪闪。
    达戈一步上前,拾起宝镜。宝镜闪耀着夺目的光芒,一闪一闪的,好像特别高兴回到主人的手上。
    这场恶战,经历了三十三天时间。
    达戈和色嫫都非常高兴,互赠礼物,更加相爱,色嫫说要一辈子不分开。
    一天,达戈和色嫫打猎采摘回来,走在山林中,色嫫拿出宝镜照了又照,兴致勃勃。听到远处鸟儿啾啾,闻到飘来阵阵花香,色嫫心情愉快极了。漫步山林中,一群美丽的雉鹑、绿尾虹雉唱着情歌在山间白云中翱翔,四周阵阵花香扑鼻,色嫫情不自禁拿出宝镜照了又照,当他们走到山边时,色嫫看到一群梅花鹿欢快追逐奔向远方,色嫫于是用镜子对着远去的梅花鹿一照,同时深情地望了一眼色嫫,不想,也许色嫫分心走了神,不小心失手,宝镜落下万丈深渊。色嫫眼神霎时凝固了,睥了一眼达戈,呆呆地望着山下,一句话也说不出,眼泪顿时就出来了。
    达戈没有责备色嫫,安慰她说山下绿草如茵,宝镜不会砸碎,即使砸烂了,已有打磨经验,重新磨个就是,这么好的天气,花香鸟语,泉水叮咚,正好一起走走。
    听到达戈的话,色嫫心里舒服了很多,于是转涕为笑,牵着达戈的手下山寻找宝镜。
    他他俩来到树正群海沟,走过雄浑壮丽的树正大瀑布,走过碎玉飞花的诺日郎瀑布,走过摇红染翠的秋叶海,涉过惟妙惟肖的卧龙湖,涉过生意盎然的盆景滩,跑过水光浮翠的草海,跑过坦荡生辉的群海,仍是不见宝镜踪影。色嫫愧疚地说:“达戈,对不起,可能找不到了,害你走了这么多冤枉路。”色嫫焦急起来,一张小脸儿上面挂满了泪珠儿。达戈帮助她擦干了泪水,她缓缓的睁开眼睛,辽阔的天幕上星星灯火,每一颗都像一滴眼泪一样,又朦胧又模糊,让她的眼睛明亮又清透。可是她不知道,让她眼睛明亮清透的并不是星星的光亮,而是那眼睛里一直含着的,努力隐忍的,温热的眼泪。
    太阳归去,天上挂起月亮,宝镜依然没有踪影。
   “不要哭,我们一定会找到的。”达戈温柔地擦去她脸上的眼泪,吻干她的泪水。
    色嫫点点头,跟着达戈继续往前走。
    他们俩已走不动了,但还他们一步一步使劲挪,就在这个时候,天上出现了两匹神鹿,飞到了他们面前。神鹿前腿跪下,做出一付请他们上坐的姿势。
    达戈和色嫫感激地坐上去。神鹿驮着他们飞快地跑起来,跑过一条沟,又飞快地来到第二条山沟。
    到了则查洼沟,他们由北向南寻找,走过金光闪闪包谷地,走过人来人往的寨屋坡,迈过变化多端的季节湖,迈过争奇斗艳的黄龙湖,走到这条沟的尽头一望无际的长海,仍不见宝镜踪影。色嫫焦急地哭起来,她跪倒在地上,不断地呼喊:“宝镜,宝镜,你在哪里啊?”
    突然之间,一个人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达戈和色嫫定睛一看,原来却是一个白胡子老头。他摸着自己的胡子,告诉色嫫说:“宝镜没有在这里,你们去那边找找吧。”
    色嫫焦急地问:“那宝镜在哪里呢?”
    “往北,往北……”老头儿突然腾空而起,逐渐消失在他们的视线,声音越传越远。达戈和色嫫这才知道,原来他们遇到万物之神比央朵明热巴了。
    他们赶紧拜下去,对着远去的万物之神表示感谢。
    他们又坐上神鹿,请神鹿帮助他们继续行走与寻找。
    神鹿驮着他们来到第三条沟日则沟,日则沟在瀑布和原始森林之间。他们从南往北走,走过风光绝美,变化多端,色彩艳丽变幻莫测的万花筒海子;走过蓝天白云、碧水澄澈聚宝盆似的滩流;走过遮天蔽日,藤蔓缠绕,仙境一般的原始森林;走过银河飞泻,声震山谷落差很大的瀑布……到了这条沟北边尽头,还是不见宝镜踪影,他俩茫然不知所措,难道万物之神说的是错的吗?
    正在这个时候,他们面前又出现了一位老人,这位老人拄着拐杖,腰驼得厉害,但是精神面貌却很好。
    他问道:“你们在寻找什么呀?”
    达戈和色嫫异口同声地回答:“我们在寻找宝镜。我们的宝镜丢了,老爷爷,你知道宝镜在哪里吗?”
    “就在这里,就在这里。”驼背老人微笑着回答,拐杖在地上点了又点,等不到达戈和色嫫问个清楚,就瞬间消失高山里面不见了。
    达戈和色嫫心里明白,他们又遇到神仙。于是双双拜倒,感谢神仙指点。
    可是宝镜到底在哪里呢?神仙说在这里,他们怎么找也找不到。
    极目眺望,达戈发现又有一条沟,在前两条沟的回合处:“色嫫,我们去那里找找吧。”
    于是他们又继续前去寻找。一里二里三里,他们来到一个山脊上,神鹿停止了脚步。“神鹿啊,你也要耍什么花招?快快走啊!”色嫫喃喃地说。
    神鹿望望达戈望望色嫫,望望山下,忽然倏地不见了踪影。
    神鹿到哪去了,我们有话问你啊,达戈和色嫫失望地四处张望,突然间眼花缭乱,眼前银光闪闪,那不是我们失去的宝镜吗,镜居然就躺在沟底!
    这真的是我们的宝镜吗?色嫫高兴地跑过去,惊奇地发现,这宝镜就是他们另一种跌落的,上面达戈该的名字“沃诺色嫫”清晰可见,只是宝镜变得很大很大。
    宝镜四周鲜花族绕使劲绽放,树林苍翠葱葱郁郁,天空中飘过朵朵白云,远处白雪皑皑,蓝天、白云、树林、鲜花、倒影镜中。轻风拂来,波光粼粼,荡起涟漪,游鱼翔浅底,鸳鸯镜中戏,熊猫和梅花鹿在湖边汲水。正可谓“水清石出鱼可数,树深无人鸟相呼”,宝镜就是那面宝镜,宝镜已不是那面宝镜,她已化成一片晶莹剔透的海子。是的,宝镜已化幻成一片镜海。
    “可惜了!”达戈说,“色嫫,看来我只有重新给你打磨一个新的镜子了!”
    “不,一点也不可惜,也不用重新打磨宝镜。海子是我的宝镜,宝镜更是宝贝了,它可以照见天上飞鸟,地上走兽,百姓也可以幸福生活在这里,海子中我可以看见自己!”色嫫说。
    达戈牵着色嫫的手说:“我们的宝镜在这里安家,让它永远守护着人们,世世代代造福人们吧!”
    宝镜碎成很多块,色嫫放眼一数,变成了一百零八块海子(湖泊)。色嫫深情地对达戈说:“我们就在这里居住吧!”
    “好的,我们就在这个美丽的地方安家!”达戈紧紧拥抱着色嫫说。
    于是,他们在镜海边搭建好小木屋,快乐地生活着……
    一面宝镜,变成一百零八块翠海,连成一面大“镜湖”。今天,一百零八个海子秀碧蓝天,成了中外游客们的“爱情公园”。

    


    作者简介:
    赵家明,男,笔名零度、羽凌风、萧揽袂、逍遥五少等,出版有《烽火玫瑰》《巾帼美女红玉传》《战争让爱等候》等多部长篇小说,其中《红玉传》网络名《美丽女匪红玉传》,被翻译成日文,今年应编辑部邀请又完成一部长篇小说;发表诗歌、散文和科普作品数百篇,其中《蜂产品与前列腺疾病》《蜂胶与脱发》等多篇科普作品录入国家文献数据库。
    现为铁血军事、17K文学签约作家,中国蜂产品报专栏作者。

Tags:赵家明 
本站申明:
          本站所发作品欢迎转载,若需转载请务必先与本站或作者联系,以免“一稿两投”,转载时文中当注明作品出
      处及其作者姓名。
注:以下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的观点或立场。          共有评论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都江堰文学网(www.djywxw.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商务合作:028-87118837 都江堰北斗网络提供技术支持

    川公网安备 51018102000034号

    蜀ICP备1301565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