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原创小说 >> 内容

红豆手串

作者:妩媚五月  刊发时间:2017-5-7  阅读:


    那年,她和丈夫刚离婚,孩子又上大学离开了家,她一个人沉浸在伤心、痛苦和孤寂中不能自拔,整天萎靡不振、无精打采的。正赶上单位要求所有职员都要学会使用电脑,她很快学会了操作电脑,同时也学会了上网。
    刚刚接触互联网,她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网络就像海洛因,使她着迷上瘾,欲罢不能。
    她给自己取了一个网名叫唐婉,这个名字暗示着她的才气,也暗示着她的不幸。
    一天中午,在新浪的黑土地聊天室里,在她的对话框里有人发来了一朵玫瑰,她先是看看对方的头像,苦笑一下,发了个枯萎的玫瑰过去。对方紧接着发来三个连续的问号,她没有回复,退出了聊天室。
    整个一下午,对方的头像不时地在她的脑海里闪现,对方的昵称“革命人”也深深地留在了她的记忆里。
    晚上,她极力地控制自己不去上网,但是,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孤枕难眠。于是,她起来,把家里储存的一瓶红酒打开,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
    第二天上班,她红肿着双眼,带着大大的黑眼圈,整个人就像丢了魂一样。
    终于熬到了中午下班的时候,她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登陆进了聊天室。她刚一上线,那朵玫瑰立即就出现在了她的眼前。她回了一个流泪的表情过去。
    过了好一会儿,对方发来一句话:“当你和别人分享快乐的时候,快乐就会变成两份;当你和别人分担痛苦的时候,痛苦就会减少一半。”
    她望着屏幕发呆,不知道该如何来回答。这时,对方又发来了陆游的《钗头凤》:“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归,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看到这里,她联想起了自己的遭遇,顿时泪流满面。她在键盘上敲下了唐婉的和词:“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按下发送键,她又退出了聊天室。
    此后的几天里,她没有再登录聊天室。她还没有足够的勇气向一个陌生人袒露心迹。
    然而,这对她来说又是多么的煎熬,她失魂落魄,度日如年。她渴望有人来抚慰她受伤的心灵,同时又害怕感情给她带来新的伤害。
    当她认为她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的时候,她再次进入了那个“黑土地聊天室”。
    她刚一进入房间,那朵玫瑰又出现了,这次,她回复的是一个笑脸。
    心里的防线解除了,他们的聊天也变得顺畅许多。他们从两人的网名,谈到陆游和唐婉的爱情和婚姻的不幸;他们从罗伯特和弗朗西斯的爱情,谈到了爱情与责任;他们从《钗头凤》谈到了唐诗宋词。他们成了无话不谈的真正的朋友。
    为了不至于在茫茫的人海中丢失对方,他们互相留下了QQ号。
    在唐婉生日的那天,她收到了一件特别的礼物——一串红豆串成的手串。望着那鲜红欲滴的手串,唐婉的眼睛湿润了,她填了一首《南歌子》,发给了“革命人”:“冷月空中照,昏鸦树上横。秋风夜路少人行。只有孤灯幽暗伴流萤。倦鸟愁心锁,江枫瘦叶零。醉弹绿绮诉离情。桥畔野塘红豆为谁生?”
    中秋节刚过,唐婉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我已到佳,想见你。”
    看着短信,唐婉又兴奋,又担心。兴奋的是,她终于能见到他了。担心的是:他会是什么样子呢?他会不会是骗子呢?
    怀着忐忑的心情,她来到了约定的咖啡馆。她看到了靠窗的座位上的那个男人,还有桌上的和她手上戴着的一模一样的红豆手串。她走过去,刚好他也回头。当他们目光相遇的那一刻,两人都愣住了。他们不约而同地说:“原来是你!”
    二十年前,唐婉同“革命人”的妈妈在一个单位工作,妈妈很喜欢唐婉,希望唐婉能成为她的儿媳妇。也许是缘分未到,他们没有走到一起。后来“革命人”离开了家乡到广州去发展,他们就失去了联系。谁料想,二十年后,互联网再次给他们搭起了鹊桥,让他们重新相知相爱。


    (作者系黑龙江佳木斯人)

本站申明:
          本站所发作品欢迎转载,若需转载请务必先与本站或作者联系,以免“一稿两投”,转载时文中当注明作品出
      处及其作者姓名。
注:以下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的观点或立场。          共有评论2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都江堰文学网(www.djywxw.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商务合作:028-87118837 都江堰北斗网络提供技术支持

    川公网安备 51018102000034号

    蜀ICP备1301565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