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荐文博览 >> 内容

极简主义的要点

作者:钱家珍/李兴智推荐  刊发时间:2017-3-22  阅读:

     
    推荐语:
    朋友推崇的“极简主义”,很以为是,故推荐于此,与《都江堰文学网》的朋友们分享。
    ——李兴智

      极简主义的要点
           文/钱家珍(沈阳大学退休教授)

    此生一甲子,碌碌六十年!若问何所感,一字可概全:累!若求何所缓,一字可如愿:简!
    前些天看到一篇文章,呼吁“极简主义”,观点甚合吾意,只是文中相关举措言之过繁,似有违极简而遭我遗忘。今日无事,不妨干脆就将我的提法(举措)填充其下。
    即,为了兑现极简主义,应以三点为要:
    一、欲望从简。
    二、仪式从简。
    三、情感从简。
    愚以为,人生若照此办理,谅来小则能从容度日,大则或意义倍增——起码不至于岁月蹉跎,或劳而无功啦。到此,似言尽意达,宜适可而止。若问三点何以为由,附诸下文吧。
    极简主义的奉行,绝非如日常丢弃废物那般轻易简单具体明确,故吾所言及要点,似应说明如次:
    一、所谓欲望从简,即对人生希望所持极少。人生希望者不外乎幸福二字,而幸福则包囊太丰。一方面,无边宇宙大千世界万物兴衰各有枯荣,人乃如其中微尘细沙一粒,即便同种之间,各有其趣,谁又该为谁专营平顺无碍安泰吉利志得意满福寿双全呢?故而,欲多而不遂,乃常态也,不如该放下的放下,省得空劳牵挂!另一方面,幸福是需由艰辛苦痛反衬而成并被深切体验的。如一个人,天生一双好眼睛,总不会为自已啥都看得清而整天深感幸福吧?说不定他还会为看清了许多不顺眼的地方而沮丧怨愤,时不时会叨咕一句类似“眼不见为净”的常言,并对类似的诸多幸福颇不耐烦哩!而只有当他眼疾深重乃至失明,又经八方求医辗转疗救百般曲折后重见光明或仅又能依稀睹物时,才会无比快慰并知晓啥是幸福。同理,人若百年顺心万事如意四面逢源八方吉祥,那他也可能只觉得这生活也忒无聊太寡淡了!所以,关于欲望,并非韩信请兵,多多益善,而应有舍有取,且舍多取少。求全,不如择要。要者,夜思昼行,孜孜以求,或有兑现,足矣!这样,旁顾无暇,专心致力,既能全方位品咂追求过程的况味,又极有可能享受到追求结果的告慰,岂不两全其美!
    二、所谓仪式从简,并非仅指减少或简化仪式,更是说要最大限度地删减或削除生活中自己那些纯仪式化的言行,使自己的精神精力不空耗在毫无意义之处,也使相关的他人省却许多由此而衍生的麻烦。如同一个与你挺疏远的人死了,你其实并不十分痛惜伤感,却偏要在人前挤泪或嚎丧;再如你作为教师备课,不全心准备课上自己要说的话和学生可能产生的问题,却费尽心思去打造用来接受上级检查的所谓“规范教案”——格式要中规,排字要中矩,甚至每个步骤用时几分几秒,都要填准注明——从而取悦于检查者;又如别人有急难,你尚无损己之利为其解困的心思和能力,却勤于常例习行的嘘寒问暖,以求礼数周全。请问,这些究竟有何意义?我们生活中纯粹仪式化的言行,常常是一种生命时光的浪费,又是一种精神情感的造假!人们就在这浪费和造假的忙碌中自欺欺人,折腾了身心,蹉跎了岁月,迷失了自我,成了一个个地地道道的“无事忙”!前几天央视《朗读者》节目中,作家刘震云谈及与女儿通电话的时间,一般在两分钟之内,“我喜欢与能在两分钟把事情搞定的人打交道”,“所谓嘘寒问暖的话,都是废话!”他这样说。这话听起来似乎有些绝对,但的确不无道理。难怪此人著作颇丰,风格自成,算是当代一位成功人士!试想,他若哪有事哪到,哪有都摆,遵程守序,循规蹈矩,整天说废话,走场面,图的就是给人看着沒毛病,不集中精力玩他自己的活计,还怎么能“震云”?只怕就光剩“泄气”了!所以,想“极简”,先得把这些虚头巴脑的套路统统“简”了再说!至于常被人提及的抛弃点旧物,简化点排场,少看点信息等等,这些其实都还在其次。
    三、所谓情感从简,就是要及时扼止或清除能使自己徒生烦恼空自伤怀的感知、回忆、联想等精神和心理活动,做到情感上的删繁就简柳暗花明。我年轻时觉得“感情丰富”一词是对人精神世界的肯定与赞美,可到头来年纪一大把了,有一天忽然恍悟:这四个字,对人生竟是何其冗缀沉重!实话实说的经验之谈是:咱又不是搞艺术的,应当明白:比起形象思维、逻辑思维更具现实意义;比起感情丰富、理智清醒当更具现实效应。“减掉一度感性,增加一度理性”,“真正的平静,不是避开车马喧嚣,而是在心中修篱种菊”,这两句话是我刚才从微信朋友圈文章中看来的,这“修篱种菊”,我想恐怕就是“简化感情”的一种方式吧!当然,感情丰富者或许会从生活中获取更多的精神滋养而活得时而欢欣鼓舞,但他与此交替领受的,也可能会是更深的精神创伤而常常难免落寞黯然!那么据此说来,复杂微妙的感受常会使人自增烦恼,而简洁单纯的思想,大概才会让人活得从容轻巧。打个不恰当的比方:《红楼梦》里没心沒肺的傻大姐拿着个绣春囊满园子里跑,沒人以为她存心要给贾府现丑去难为她,连邢夫人也不计较;她自己更是沒事人一般,不觉得抄捡大观园与自己有任何干系;那司琪,藏在箱底的男袜被发现,最后就只好一头撞墙死了拉倒。可见,感情丰富,实在不是人生值得发扬光大的优势,故此,愚以为这个,也不如趁早“简”了才好!
    哈哈,以上啰嗦,算作关于极简主义的极繁注释吧。


    (源自2017-03-21 金戈 红杉林之家)


本站申明:
          本站所发作品欢迎转载,若需转载请务必先与本站或作者联系,以免“一稿两投”,转载时文中当注明作品出
      处及其作者姓名。
  • 上一篇:翟永明:诗歌永远不可能赚钱
  • 下一篇:没有了
  • 注:以下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的观点或立场。          共有评论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热门
    本类推荐
    作者其他诗文
    • 没有相关文章
  • 都江堰文学网(www.djywxw.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商务合作:028-87118837 都江堰北斗网络提供技术支持

    川公网安备 51018102000034号

    蜀ICP备1301565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