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原创散文 >> 内容

人困旅途

作者:薛国华  刊发时间:2016-11-23  阅读:


    197312月,我只身一人从宜宾省亲返回工作单位道孚林业局。
    那年林场要在春节期间举办职工篮球比赛,单位要求我和欧阳茂国的探亲假早去早回,工段要组队参加比赛,不得有误。
    欧阳茂国,宜宾市人,中等身材,平头,皮肤黝黑,初中66届毕业,在蕨溪当知青时与王林方在一个公社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又一起招工参加道孚林业局工作。欧阳在学校受过篮球训练,一招一式动作规范,尤其跳投时在空中有停顿动作,然后手腕一翻将球投出,姿势潇洒,是咱二工段球队的领衔人物。我个子小,属于在宜三中打坝坝球出身的,长期在高原生活,又年轻,是可以在球场上疯跑一下的人,也被选入了工段篮球队,领导要求我们几个人去争取此项活动的荣誉。
    但要争冠难度大,以张代科领衔的三工段实力强劲。张代科,重庆合川籍知青,167左右,光头,偏瘦,原在学校踢足球的,后改打篮球。尤其三大步上篮一气呵成,他能用身体倚住防守队员强行上篮。他和欧阳茂国后来都被选入局篮球队。
    原本约好与欧阳茂国一道从宜宾返程的,单位来信要我们提前返程参加训练,我假期未滿,想多耍几天,加之通信不便,沟通不畅,欧阳先返回道孚了。
    不久,我只身返程。那时交通落后,从宜宾到成都后,成都到雅安需一天,雅安到康定一天,康定到道孚还得一天,周转折腾,旅途艰辛。而且几天才有一班,不可能随到随走。
    从宜宾坐火车到成都后,住在林业厅招待所,全是各个森工局回家过年,探亲或返程的人员。
    去南门长途汽车站打听,到康定的班车两三天才一班,票源十分紧张,而且下一班是三天以后。
    一时无法买到去康定的车票,我决定先到雅安后想办法去买康定的车票,再从康定坐车到道孚,尽管几天才有一趟,但运动会举办的日期临近,我想走一段算一段。
    人在旅途,天有不测风云。
    到雅安下车后,突然发觉钱包被偷了,何时何地被偷的,一无所知,恍兮糊兮的。
    雅安又称雨城,山青水秀,雨露常年滋润着山水之城。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雅安女人天生丽质,肤色白嫰,楚楚动人。走在大街上,随处可见风姿绰约,款款而来的漂亮雅女。
    雅女,雅雨,雅魚,是雅安的三大名片。
    钱包遭偷了,心情阴暗到了极点,失魂落魄。山水美景和婀娜多姿的美女也无心去打望。
    身无分文,吃住无望。单位开的探亲证明也一同掉了。
    探亲证明乃身份证件。那是请假时经过严格的请假程序的纸条。先得本人写请假条,段长签字同意,再收拾行李下山到林场找劳工股梁国兴股长开具正式的探亲证明,方能像现在的身份证一样通行,乘车住店。
    梁股长审核段长的签字后,将请假条收作存留,从抽屉里拿出正式证明逐项填写,到达地点,往返时间,望沿途放行并请提供住宿方便等内容,再将大印在印泥盒中顿上印泥。
    那梁股长一看印油干涩,逐将印章放在嘴边哈一口大气后,将大印重重地按压在证明上,再沿存根线撕下,通关文书完成交到咱手里,凭此官房可畅通州县。
    钱、粮票和证明被偷,不知如何是好。人生地不熟,落泊他乡,寸步难行。去邮电局打长途电话求助,无钱干不成,而且也不现实,天远地远,银行卡还未横空出世,远水不解近渴,就是有卡,可能也一起遭偷了。
    无钱无证,流落街头?乞讨?都有可能。
    饥肠辘辘,受此打击,头昏眼花,心慌意乱,只身一人,如何办?
    天无绝人之路。
    我坐在街边石坎上,控制住情绪冷静的想来想去。突然灵光闪现,在劳人股梁股长开证明时,我看见存根上登记有曾在宣传队一起渡过那美好时光的雅安姑娘叶兰开的探亲证明。
    当务之急,只有厚起脸皮去找她了。
    叶兰,模样俊俏,漂亮,活泼大方,集雅女气质于一身,母亲系林业雅安汽车运输处技师。
   林场组织宣传队时,可能看我样儿还算顺眼吧,被选入宣传队,但我跳舞外行,经常是出左脚甩左手,毫无舞姿可言,纯属滥竽充数。
    叶兰,从三工段选调,几个雅安姑娘活泼大方,青春阳光,与女生们在一起,日子好混。
    雅安青年袁公祥,皮肤黢黑,恍眼一看,仿佛非洲朋友,人称“黑娃”。一手二胡拉得炉火纯青,琴声时而悠扬、轻快,时而沧桑、缠绵。拉出的《二泉映月》犹如真版,他还能边拉京胡边自唱京剧。
    我那好友李勇的笛子也吹得悦耳动听,激情荡漾。子弟校曹老师的手风琴演奏得行云流水、欢快激扬。
    我们宣传队的藏族舞蹈跳得是激情澎湃,气势恢宏,在全局参演获得了第一名。
    宣传队在那原始林区像一园春色,五彩缤纷,充满勃勃生机。
    1973年春节期间,泸霍大地震,我们相距仅几十公里,地动山摇,人心惶惶。为躲余震,宣传队一帮男女还住了两三个月的帐篷。在曹老师队长的带领下,白天一起劳动或排练,大家友爱团结,相处情深义浓。
    找到叶兰,即找到希望。
    先找雅运处。雅安林业汽车运输处是四川林业的大单位,几百台汽车,专为各森工企业从成都运输生产和生活物资进山,又从森工拉运木材到成都。而且还配有几十台从日本进口先进的富桑牌平头汽车。
    雅运处在雅安大名鼎鼎,好找。途经美女云集的雅安云母厂时,面对成群结队的雅女,我也无心打望。加快脚步找人,是当务之急和第一要务。
    进门时,看门人简单盘问几句便放我进入。厂区内汽车进进出出,机修车间不时传来刺耳的金属敲打声。
    七弯八拐,接连打听了几人都说不认识叶兰。也难怪,作为林业系统的职工子女招工进山,一个小姑娘在厂区的确不好找。
    终于在家属区的一排平房前问到一工人师傅,说是可能在中段某一间平房内有姓叶的。
    直接走向一间开着房门的平房,从外面观看,室内整洁。
    “有人吗?请问叶兰住哪里?
    话音刚落,一姑娘从里屋出来,我一看是她,叶兰同时也看到我站在门口。
    “耶!是你嗦!好久来的?进山还是从山里出来?跟哪些人一路?”
    我这人平时看见美女就心跳加速,脸发红,现在落魄,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经她这一连串银铃般的问话,顿时脑壳一片空白,不知所云。
    “快进来坐!”
    叶兰将我热情地迎进屋,忙着从温水瓶中给我倒了一杯水递给我。
    我坐在三人沙发的一角,将随身的提包放在一角地面,拘束地接过热气腾腾的水杯。
    “谢谢!”
    “就你一个人?”
    “不是,哦,对头,我一个人,欧阳茂国先进山了。”
    我有点语无伦次地回答姑娘热情的提问。
    “哎!当真,吃饭没有?”
    “呃,呃,好像没有。”
    此时已近下午三点,肚子早已空空如也。
    “我给你煮碗面条。”
    “那就麻烦你了。”
    “没事,稍等一哈。”
    叶兰在不大的屋内飘逸地来回走了两趟,那种姑娘身上特有的,让人有点神魂颠倒的芳香不时送进我的肺腑,让我从落魄中有所醒悟。
    只见叶兰在厨房边麻利地揭开蜂窝煤盖子,从放在炉子上的壸中将水倒进锑锅,一会儿就听见锅中的水嗞嗞作响。
    不到十分钟,一大碗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面条端上桌来。
    “来吃面,饿惨了哈。”
    “还好,有点。”
    我赶紧坐到桌边,那碗内还放有一个荷包蛋。我管不了这么多,端起大碗,一碗麻辣鲜香的面条连汤带水呼呼而下。
    放下碗筷,用手背一抹嘴巴,滿足极了,元气已恢复大半。
    那雅安面确实好吃,筋道,耐煮不浑汤,山里人尤其喜欢,千方百计地将钱和积攒的省粮票托驾驶员在雅安几十上百斤的买进山。
     叶兰收拾了碗筷,坐在一旁。
    “你是进山?”
    “对头,到雅安后,钱包不晓得好久被偷了,钱和粮票掉了,证明也掉了。现在身无分文,讨口上门了,还好,你在雅安哦。”
    吃饱后,底气有点足了,把情况一五一十告诉了叶兰。
    “哦,这样子的嗦,哈哈哈!”一阵清脆银铃般地笑声又将我整得有点茫然了。
    “没关系,你找到我就对了。”
    说完,她从里屋拿出一精致漂亮的女式钱包,从中抽了一叠10元面额的钞票和5斤粮票递给我(那时还未发行百元大钞)。
    “进山后一定如数奉还。”
    我恭敬地双手接过这一叠给我希望的钞票。
    我大略数了一下,100元,这在当时不是小数目。
    “不说那些,应该够了,一会我妈下班了,叫她给你找个进山的顺风车,我等会上街到交通旅馆给你写号,那是国营的,干净。”
    “喝水,喝水。”
    “哎呀!你真是活菩萨啊!你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喔!”
    我吃住问题解决了,银子在手,她又承诺给我找车,我一是感激,二是兴奋,开始油腔滑调,没先前尴尬了。
     吹了一阵后,叶母下班了。
    我赶忙起身立正。
    叶兰母亲40多岁,一头短发,身材高大,慈祥,热情,像叶兰模样。
    “伯母好!下班啦?”
    “这是我山里的同事。”叶兰介绍。
    “坐,坐,坐!来的是客!”
    “叶兰!晚上煮砣腊肉,再炒几个菜,招待你的客人。”
    ……
    第二天,我搭乘叶兰为我找的一辆拉货的汽车进山了。
    途行在雅安,落魄在雅安,又幸运在雅安,而雅女叶兰慷慨相助,热情招待,像一段温馨的童话故事,又让我感动!
    时光荏苒,岁月沧桑。几十年后,我与叶兰天各一方,但那温馨的一刻和姑娘银铃般的笑声仍留存心间,铭记永远!
    祝福你!叶兰!

    

     作者简介:
     薛国华,男,宜宾人,现已退休定居重庆,有作品曾获四川省生态征文二等奖、乐山市新闻作品二等奖。
     通讯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大坪正街160   QQ:525709087

Tags:薛国华 
本站申明:
          本站所发作品欢迎转载,若需转载请务必先与本站或作者联系,以免“一稿两投”,转载时文中当注明作品出
      处及其作者姓名。
  • 上一篇:忆安安
  • 下一篇:石榴红了
  • 注:以下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的观点或立场。          共有评论3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都江堰文学网(www.djywxw.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商务合作:028-87118837 都江堰北斗网络提供技术支持

    川公网安备 51018102000034号

    蜀ICP备1301565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