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荐文博览 >> 内容

猫缘

作者:谢谦/何民推荐  刊发时间:2016-7-21  阅读:


      猫 缘
              作者:谢谦

    我家聘的流浪猫,临时钟点工,我没把她当宠物,她却把我当宠物。见我居常怏怏,忧穷叹老,就跳上窗外的花架,表演各种节目,俯卧撑、单腿倒立、猫洗脸,等等,直到把我逗笑。我坐在阳台上看报纸,她就踅过来,静静地依偎在我脚旁。我一伸手抚摸她,她就仰起头来,轻轻吻我的手,比我媳妇还温柔。
  媳妇却嫌弃她,理由很可笑:猫咪不漂亮。我讽她:你漂亮?那后花园的麻雀,见了你,为什么避之唯恐不及,倏地飞走?媳妇不屑地说:这是哪里哪啊?人又不是麻雀!”我就给她上哲学课:人家庄子早就说过,漂亮不漂亮,是相对的。比如越国色情间谍西施,古代的亚洲小姐,吴王见了都发晕,把国都给亡了。这个大美人,在河边一站,鱼儿就吓得沉入水底,抬头朝天上一看,大雁就吓得落下来,这就叫沉鱼落雁。为什么?在鱼儿和大雁眼中,西施就是个面目狰狞的妖怪。都说狗眼看人低,猫眼看人丑,你在猫咪眼中,可能就是个老妖怪哩。媳妇一听老妖怪,就很生气,反唇相讥:你以为你多年轻?我无意中犯了媳妇的忌讳,很紧张,赶紧声明:我哪里年轻啊?人家学生都叫我谢老头哩。没想到,媳妇更生气:敢叫你谢老头?给他不及格!我立即附和:对,谁敢叫我谢老头,给他不及格!心想:这都是网上匿名留言,谁知道谁啊?
  却说有一天,猫咪趴在阳台的凳子上晒太阳,一见媳妇,就象老鼠见到猫一样,倏地跳上花架。那天,媳妇买了一件打折的时装,被我一阵飘扬,心情很好,就笑着对猫咪说:我又不吃你,跑什么跑?猫咪就蹲在花架上,原地不动。却说花架与我书房外窗台之间,悬空,大概有一米之遥,媳妇说:跳啊,跳过去!猫咪真地转过身,一弓腰,就跳上了窗台。媳妇心花都怒放了,冲进书房,眉飞色舞向我汇报:好乖哦,猫咪!她居然听得懂我的话!我心想:猫咪能懂人话,怪事!分明是被你吓得跳窗台的。但不敢点穿,怕破坏媳妇对猫咪的好感,就说:猫本来就通人性嘛,你敬她一尺,她还你一丈。媳妇好像很感动,说:那咱们是不是应该给猫咪起个名字?大家都知道,给猫咪起名字,就说明猫咪享受宠物待遇了。我没有一点思想准备。媳妇想了一会儿,说:小黄我说:她都要当妈妈了,还小黄媳妇赌气说:那你想啊!我就闭上眼睛,念念有词:老黄?大黄?阿黄?黄毛?黄豆?黄瓜?黄鼠狼?黄来黄去,还是觉得小黄叫起来顺口。
  当年晚上,猫咪准时来上班,我很亲切地叫她:小黄!猫咪却警惕地盯着我,以为我居心叵测,慢慢后退。我再叫一声:小黄!她扭头就跑。看来,她根本就不同意我们给她乱起名字。我只好呼唤:喵~喵~喵~猫咪这才停下来,回应:喵~喵~喵~这才对上话。我继续喵~喵~喵~,千呼万唤,至少持续了两三分钟,猫咪才愉快地上岗。这样操练下来,我得了强迫症,一天不喵~喵~喵~几次,喉咙就痒痒,怪不舒服。大清早起来,我站在阳台上吐故纳新,就得引吭高歌:喵~喵~喵~才觉得血脉通畅。把媳妇眼泪花花都笑出来了,说我的猫叫很原生态,几可乱真,绝对吓退老鼠。讽我:你下辈子,莫真要投胎变成一只猫咪哦?
  我好像命中注定与猫有缘。我乳名小毛,上小学时,同学朗诵课文《小猫钓鱼》,就故意把小猫念成小毛:小毛跟老猫一块去钓鱼。一会儿,蜻蜓飞来了,小毛就放下鱼竿,去捉蜻蜓。一会儿,蝴蝶飞来了,小毛放下鱼竿,去捉蝴蝶……三心二意,东一榔头西一棒,结果一事无成,就是我现在人生的写照。媳妇乳名毛毛,她说,小时候,同学也叫她猫猫,把她气哭了。却说27年前,我从北京到狮山,初见媳妇,不知是猫眼看人,还是人眼看猫,第一眼就怦然心动。媳妇说她也是,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浑身都在化学反应。茫茫人海,大千世界,却是猫与猫相遇,你说奇怪不怪?这就是缘分。
  却说上周,有一天,猫咪没来上班,整天都不见她踪影。媳妇觉得很反常:她是不是病了?那几天,乍暖还寒,气温猛降,我们都穿上了冬衣。我说:说不定是她生小猫咪了?记得24年前今月上旬,天也是这么冷,我们的儿子,在母腹中折腾了一夜,才呱呱坠地。我从医生手中接过襁褓中的婴儿,长脑袋,眯眯眼,吓我一跳,小心翼翼问:是不是怪胎啊?医生瞪我一眼:你才是怪胎!我们都不懂照顾婴儿,就裹着襁褓放在床头。那时没有空调,也没有暖气,差点把儿子给冻死,幸亏医生来巡房,发现及时。她赶紧脱去儿子的襁褓,又对媳妇说:把衣服脱光,用母体温暖!那个大病房,有近二十个床位,男女夹杂,媳妇毫不犹豫脱去所有外包装,把儿子紧紧贴在胸脯上,平躺下去,我赶紧把棉被搭上。儿子慢慢缓过气,地哭了一声,终于活过来了,媳妇这才热眼盈眶,呜呜痛哭,怨我道:都怪你,都怪你~~我无言以对,对母性,最质朴最本能的人性,也有了深切的感悟。
  所以,我们很为猫咪担忧。天这么冷,不知她住哪里,是不是生小猫咪了?她的先生会不会守候在身旁?有没有亲朋好友照顾?谁知道呢?她原是一只浪迹天涯的流浪猫。第二天早晨,我在阳台上呼唤:喵~喵~喵~猫咪突然出现在窗台上:喵~~喵~~喵,不象过去那种介于羊羔咩咩咩和婴儿啼哭之间的娇声娇气,而是充满母性的呼唤。这声音,好象从24年前那个三月飘来,穿越时空,好熟悉啊!一瞧她的肚皮,瘪了,肯定当妈妈了。我赶紧打开冰箱,把我们吃的精肉送上。猫咪狼吞虎咽,一扫而光,抬起头来,喵~喵~喵,很抒情,好像是感谢我。我想去登门拜访,以示慰问,问猫咪:你住哪里啊?她一连声喵~喵~喵~,不知所云,然后跳上花架,跳上窗台,不见了。我想帮助她,都不知道如何帮。
  接下来两天,猫咪吃完饭就撤漂,晚上也不来值班。我嗔怪说:这猫咪好像变了?媳妇却有同情的理解,说:人家猫咪要去奶孩子。悠悠万事,唯此为大。我毕竟是过来人,或过来,一点即醒,对猫咪倍加呵护,特意骑车去文星场买鸡肝鸭肝,也顺便捡些鱼肝鱼肚,尽我所能,为她增加营养,也算我们此生猫缘一场。
  前天,我在书房看书,隐约听见窗外吱吱叫,心中一惊:老鼠卷土重来?寻声而去,却看见窗外,空调架上的动人景象。我见犹怜,何况我媳妇乎?


    推荐语:
    谢谦,四川大学著名教授,博导,著述颇丰。闲暇时在天涯开博,无心插柳,种豆得瓜,竟成天涯名博,其记叙家中流浪猫的系列文章,大获读者好评。其博客点击率达一千多万人次。推荐的初衷是想告诉青年朋友,散文也可以这样写。
                                                           ——何民


本站申明:
          本站所发作品欢迎转载,若需转载请务必先与本站或作者联系,以免“一稿两投”,转载时文中当注明作品出
      处及其作者姓名。
注:以下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的观点或立场。          共有评论1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热门
本类推荐
作者其他诗文
  • 没有相关文章
  • 都江堰文学网(www.djywxw.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商务合作:028-87118837 都江堰北斗网络提供技术支持

    川公网安备 51018102000034号

    蜀ICP备1301565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