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原创散文 >> 内容

凋谢的班花

作者:赵志伟  刊发时间:2013-7-6  阅读:


当你远离天真无邪、活泼可爱的青年时代以后,在回头望望那过去的日子是多么的苍凉,尽管是充满梦想的岁月,毕竟后来不过是傍徨不安,莫明奇妙的渡过。就在那些阳光下创下瞬间美好的碎片以后,成为今天沧桑引擎的源头。

人的一生,谁都有不可磨灭的甜蜜珍藏,或许,永远保持无人知晓……或许,一但拔动那根情弦就不可收拾……

“我是没有权利爱她,更没有能使她幸福,我是多么的惨弱啊……!”

这是1980522日那天的真实日记。

“唐山大地震”之后,在援建新唐山的部队军营里,有一位十八岁的青年战士,夜里,伏在简洁的军用床铺前写下他初恋时烦烦不安的心态。

这位来自四川的团部警卫兵,从接到自卫反击二级战备以后,手捧着家乡姑娘的书信想了许多。现在己是四十多岁的我,重新翻开当年封存的日记,似乎又回到军营那如花的岁月。

三十多年的日记,三十多年前的岁月正是载着我青年时代的梦想,从字里行间飞溅出青春激情,充满天真浪漫的气息。

十年前的一天午后,班花的电话从另一头给我第一次打来,那熟悉的声音,依然是那么清脆悦耳。

她邀约我到宋同学家开“小组同学会”。

我接到她电话的那一夜,似乎睡不着,回忆起那双富有深情的双眸、腮边绽放出甜甜的笑靥,至今记忆犹新。

她、应该是时代的宠儿,幸福的娇子,和睦美满的家庭,因为她是班上的文娱委员,非常优秀的一枝公认的“班花”。这一夜我回忆了许多。

第二天我们如期相至,见了她,她的面颊居然是憔悴、傍徨、诧异不安。

往日的"班花",令同伴羨慕,如今的她,令人忌妒的青春靓丽已失去了她的风采。

她,往日的班花,面对我从调皮匝的男生出来工作的男同学一一"初恋情人",似乎很意外。

我们之间随着无情的时间浸渍,所谓隔膜,如今真正的隔膜了。曾经一对青春年少对视怦然心动的时刻,变得有些漠然,无动于衷。

毕竟20多年没有联系,陌生了。

彼此一阵寒暄之后,很快就冷静下来。“你为啥这般模样,为啥呢,”

我的话是从心底发出来的,话里分明夹杂着颤抖,我问着自己,从心里也责怪着她。

那一次小组同学会开的既陌生又熟悉。我找个理由早早离开了,我怕黄昏来临,因为我与她有过一次黄昏时分的痛苦分别。

19777月刚刚高中毕业,就迎来了首次恢复高考年,我们恐惧,我们傍徨,我们无奈呐喊。

当我们一起走进考场的时侯,我们才知道我们被祖国妈妈"宠爱"了。

当我们拿起考试卷子的时侯,深感茫然,什么都不会做。我们都束手无策,唯有作文题,我写下巜我的理想》。

那年12月,我入伍了,部队到了地震后的唐山,开始援建新唐山的任务,一干就是五年。

入伍后临行前,我与班花没有见过面,甚至没有说过一句话,我知道她乘着历史的列车,赶上最后一趟“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到了一个偏僻的村子当了知青。我们彼此没有一声道别。但我们的心在牵挂着对方。

在军营里,生活艰苦而又清贫,单调而又重复着,就在那些日子里,我越加思念千里之外的"班花"

我在部队里学习,工作,成长,写着日记,想着班花,激发情感,鼓舞斗志,呤着诗意,梦里呼唤着:

梦中会晤相依别,忘却从前互慕心。

一去随风告思恋,去信犹嘱寄冬衣。

君呀君,何日知我心。

书信从1页写到10页,甚至12页,滔滔不尽。

两年过去了,我鼓足勇气信里向她求婚,她居然泪水夺眶而出,偷偷地哭了一场。

这正是纯洁无邪的少女,既害羞爱情又渴望爱情的真实写照,她不知道这种羞涩和别扭正是少女情窦初开的萌动和泛泛不安的情绪。

她告诉我,婚姻大事必须要给父亲请求,并同意才行,对此,我有些疑惑。

她父亲是一位中学教员,母亲早年去世,丢下她们三姊妹。班花为长女,父亲又养育三姊妹,从年轻丧偶后就放弃了属于她们的后娘。于是一家4口相依为命,老父亲又当爹又当妈,常常教育班花要做好弟妹的榜样。

1981年春节我满心意回家乡探亲,来到她父亲跟前,向她父亲求婚,她站在父亲的椅子边微笑着盯着我,听着我说,可她父亲就是说推迟话,示意不同意这门亲事,原因很简单,她是城镇户口,是城镇居民,又是国营厂里的骨干分子,而我呢,是农民的儿子,又是穷当兵的。不配称。

是什么使我的幸福感到渺茫一一嫌弃,

是什么把我的耐心不断熬炼一一所思不得;

是什么使我如此苦闷和悲哀一一爱情;

是什么使我无法与她相爱一一城乡差别。

这就是198082日写的日记,分明记着我当时不可逾越的鸿沟,就在这天傍晚时分,我们偷偷地在一起对视着,仿佛我们之间不足一米远的距离有一条不可逾越的情缘,无法越过一对相爱的恋人,就这样活活地折磨着,我鼓足勇气想对她说,突然,远处传来呼喊她的声音,她痛苦地头也不回,消失在弥撒的炊烟中。

啊,这就是傍晚时分给我带来痛苦的时刻。

第二天她说要陪我走走,我还记得这是大年初一的日子,冬天的太阳照在这一对青年男女的身上。给乡间小路布下一道醉人的风景,路过的人无不回头顾盼这对阳光青年。

我们推着自行车,边走边聊着,她表露出深深的欠意,而我佯装着无所谓的风范,彼此一路上丢下一串串开心的笑声,洒下一曲曲如醉如痴的歌。待到太阳西斜之时,我们极不情愿地分手了。

这一年春节回来已无心呆下去,假期未到就匆匆离开了家乡。回到了部队深深地叹息,写下当年的日记:

为爱忘畛域,致触彼苍怒。人生逻辑深,忏悔从头误。窘困有贞贤,华年献为伍。莫以薄命故,甘受锋镝苦。抛昔弃情道,还君自由丛。乘华劢肄早,尔君优条固。祝刘永康好,

挥泪泯遐华辞游。

不过,在我良心上有件很难堪的事要告诉你,对我,那是没有此境的悔恨,比悔恨还要厉害的,那是一种继续不断的疑惑。在一个无法稳定的泛泛不安的时候,它使我感到剧烈的痛苦……

赤心啊,愿你跟爱情常在一起,慢慢化为液体的结晶。眼睛啊,愿你毫不吝啬,慷慨捐出最后一滴热泪……这就是我在军营里写下的真实日记

1983年我退伍了,回到了阔别几年的家乡,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农村发生了巨大变化,农村不再是从前的农业,农民不再是往日起早探黑的农活。

新千年的一天,我给班花打电话过去,邀请她与几位同学一起吃午饭,那天中午她是强忍着不安的情绪与我讪塔,说什么日子过的很好。

 

终于,有一天我低下声来问她,“你真的过的好吗?”顿时她的眼圈红了,流着泪沉默着……

她下放到农村的那天,村长把她安排在生产队粮食仓库的一侧住下,开始她孤陋寡闻的生活。当她好奇地串户的时候,张家的狗紧跟在她后面不停地咬叫,吓的她一身发抖,胆颤心惊。这是一个多么无助的弱女子呀!

那天晚上她伤伤心心地痛哭一场,给我写了一封长长的伤心信。

两年后为了跳出农村,她嫁给了一个国营厂长的侄子,于是到厂里上班了。

人的情感,有时很复杂,可有时想极为简单,不是吗?当你在选择时往往不重要的理由占据了你己设定好了的上峰。成为异想不到的结果,造成多少情感悲剧,形成反差。

后来她和众多工人一样下了岗,随之她的婚姻也就此结束。留下破碎的家,她们娘母二人苦熬着。

回顾三十多年的变化,她成了一位下岗在就业的人,青春呢,已丢失在错误的路径上,变了一位黄脸婆。当我见到她这般状况,无不使我回忆起在校园的那些日子。

在班上,我算是班里比较调皮的男孩子,活跃分子,坐不住的那种学生。唯一让语文老师宠爱的男生。班主任老师对我又气又爱,气我上课发言别具一格,引发全班同学轰堂大笑。气我上课出教室打兰球,爱我作文写的好向全级五个班作为范文讲解。那时的班花代表班主任老师经常与我发生冲突,她代表老师常常训斥我。

久而久之磨擦变成了磨合。  昔日的班花风彩己荡然无存。

昔日走俏的居民户籍已彻底翻贱了。而贫困的农村己不是昔日的凄凉。反倒成为人们向往的绿洲。

我们的"班花"凋谢了……

Tags:赵志伟 
本站申明:
          本站所发作品欢迎转载,若需转载请务必先与本站或作者联系,以免“一稿两投”,转载时文中当注明作品出
      处及其作者姓名。
  • 上一篇:我对青春说
  • 下一篇:记忆中的几片落叶
  • 注:以下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的观点或立场。          共有评论3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都江堰文学网(www.djywxw.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商务合作:028-87118837 都江堰北斗网络提供技术支持

    川公网安备 51018102000034号

    蜀ICP备13015653号-2